“产学研资”一体化高端教育平台
证书查询  |  证书查询(旧)   |  LEMIS系统 400-115-1005

紫荆同学会

高级工商管理研修班176期即将开学

彼得德鲁克说:“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被其经营者所能达到的思维空间所限制!”学习是打开思维空间即企业成长最快速的方式!

了解更多

紫荆老友记丨理想的翅膀

来源:管理员    2018-03-20

微信图片_20180320112918.jpg


       他纵横科技界、政界和产业界,曾经是科技部的司级领导;
       他做过一个800多万人口城市的市长,如今却投身到深圳这片热土;
       他是深圳国家基因库主任,华大农业集团董事长,致力于现代农业的研究与发展。
       他就是梅永红。


       “我的经历非常特别,有过很多次的转身。尤其在2015年9月,一个在官场耕耘了20多年,也算是相对成功的官员,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如果让很多人来评价,我确实疯了;但我心里知道,我是一个农民。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18岁以前都在农村生活,在长江中下游那片不算富饶的土地上,我几乎做过所有农活,插秧、割稻、打药、挑粪……直到今天,我的身上仍然流露出农民的气质。无论我做多大官,发多大财,我改变不了我的不死农民情结,我为我有这种血脉、这种情结感到骄傲。”


       以此为开场,梅永红坦言自己是个另类的理想主义者,从参加工作不久,就接触了许多宏观的问题,在思考和沉淀中逐渐走上了理想的路径,为理想而生,为理想而死。


       他讲述了自己的三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大飞机的故事。


       1999年,时任科技部副处长的梅永红偶尔看到一篇报道,里面详细记述了中国从1970年到1985年发展大飞机的历程,并宣布放弃这项工程。为此,百思不得其解的梅永红跑遍所有相关部门,展开了访谈和调研。这个调研过程让他对于科技发展的规律有了更多的认知,也让他能够在国家战略层面上思考具体的技术问题和产业问题。在自豪和遗憾交杂的情绪中,他联合相关部门在进行更深入系统的研究之后,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发展大型飞机的战略研究报告。


       “我跟大家讲这么一个故事,实际上是想传递这样一个概念——位卑未敢忘忧国。当时我不过就是一个副处长,但就是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能够投身其中,能够以自己微薄之力来推动一个巨大的项目,虽然这个项目跟我可能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我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能够做那么一点点贡献,感到非常骄傲。”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自主创新的中国科技发展战略。


       2003年,国家启动了一个重大的规划,《中长期科技发展战略研究》。因为当时梅永红所处的位置,使得他有机会能够充分参与其中,参与许多重大的核心的问题的讨论。其中,争论最激烈的就是我们要不要创新,要不要自主创新?


       对于这个问题,梅永红的立场十分坚定。“在技术和技术能力这样一个核心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明白三个道理:第一,我们买不到,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而我们也没有资格跟别人谈技术贸易;第二,我们买不起,没有技术能力的时候,我们往往需要为之付出巨额甚至超额的代价,技术垄断最终会决定定价权;第三,我们不能一直买下去。如果在核心技术上长期受制于人,何谈国家利益,何谈国家尊严?”


       长达四年的争论和研究,让梅永红乐在其中,他始终为自己能够在一个特定的位置上为国家的命运和前途作出自己特有的贡献而感到骄傲。


第三个故事,是回归。


       在辞去公职之前,梅永红已经是省部级的后备干部,离高官只有一步之遥。为什么要选择回归?他的答案是:“我希望找到自我,希望能够做一个更真实的自我,希望自己能够专心于自己认为更有价值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了华大农业,因为它能够在这个平台找到志同道合者,找到一份能够让自己为之再充满激情地奋斗十年、二十年的事业。


       他喜欢华大的“疯人疯事”,比如说在90年代初,当科学界和政府还对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持疑虑甚至是否定态度的情况下,华大毅然挺身而出,代表中国参与其中;因此,中国才得以在这样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领域有了一席之地。而为此,华大人却几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我真的是希望中国有太多这样的疯子,他们能够把个人小利置于一边,把国家大利放在前头。只有这样,我们这个民族才更有活力,才更有希望。”


       2003年,华大人向国家免费捐赠了30万个SARS病毒检测试剂,得到了国家的肯定与感谢,说他们是叫急国家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当时每一个检测试剂包可以在市场买到几千到一万元,如果全部按市场价卖给国家,几乎所有华大人都能够在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翁,但他们没有。


       讲完三个故事后,梅永红说起在职业生涯中接触过的一些人。吉利汽车的李书福,在奋斗一生之后仍孜孜不倦,就是为了想让中国在汽车产业领域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够赢得世人对中国的尊敬;索尼的盛田昭夫放弃了盈利更多的代工,只为了打造一个响当当的品牌;巴菲特到今天还在全时工作,而我们究竟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死?


       借此,他也向在场的所有清华人表达了自己希望——“我希望有更多的清华人为国家创造更多的财富,只有这样,我们国家才能更快的走向富强;但是清华人带给社会的不仅仅是是财富,还需要有更多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