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权峰-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产学研资”一体化高端教育平台
证书查询  |  证书查询(旧)   |  LEMIS系统 400-115-1005

学员简介

       

骆权峰

        清华大学高级工商管理总裁研修班11期
        深圳市中奥宏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深圳清华紫荆同学会第二届理事,高尔夫俱乐部队长

        注:因执行清华大学新政策,原清华(EMBA)总裁研修班现更名为高级工商管理研修班

        通过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简称“清华研究院”)的教育培训、清华紫荆同学会、国际技术转移中心和金融创投,在清华研究院平台上活跃了10年的清华人骆权峰,现在收获的不只是名气、地位和金钱,而是人生价值的实现。

骆权峰在清华的10年路程:

  •        2004年,骆权峰入读培训中心的高级工商管理总裁研修班11期班级,想通过学习提升自己的管理思路。

  •        2005-2008年,骆权峰通过学习改变了管理思路,在企业的最高峰缩减股份退居二线,把一线的位置腾出来给了奋斗多年的合作伙伴,给予更多年轻人机会。

  •        2009-2011年,骆权峰“退休”后,积极成为了深圳清华紫荆同学会第二届理事,和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创立了高尔夫俱乐部,与清华紫荆同学会第一任会长李杰结下了深厚的情谊,通过李杰会长,骆权峰认识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创院院长冯冠平老师。

  •        2012年初,当时国际技术转移中心负责北美地区的鲁京博士从美国带回来了新项目“脑镁素”,此药物主要是能治疗老年痴呆患者的,因骆权峰从事生物医药行业多年的经验,冯老师引荐骆权峰对此药物进行研究,帮助评估项目,临床试验结果发现药物有效率高达90%。

  •        2012年底,骆权峰成为清华研究院投资体系下力合天使的一员,投资给予“脑镁素”项目100万美金,并获得了东南亚代理权。

  •        2013年,冯冠平老师与骆权峰把研发此药物的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终身教授、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百人计划”入选者刘国松教授的团队引入中国,因清华人的情谊,以2三千万的优惠价格落户江苏产业园。

  •        2014年,“脑镁素”项目预计在国内市场不可限量,更重要的是,可以拯救更多的老年痴呆患者,救助更多的受累家庭。

可见,骆权峰在清华平台上的10年,在清华实现的“二次创业”,不只是造福社会的机会,而是卓越人生的追求。这是中国企业家应有的态度和发展方向。

采访骆权峰

《紫荆》:您是什么时候,怎样的契机加入到清华的?
骆权峰:2003年底,我从张玲玲老师那里了解到清华高级工商管理总裁研修班,清华大学一直是我梦想中的高等学府,所以决定加入清华。
《紫荆》:您起初对培训中心的印象如何?
骆权峰:很不错。我曾在一些商学院参加了课程,但最终对培训中心的感情最深,这里实现了我的很多人生故事。在这里,我和一起学习的同学、院里的老师、清华大学的教授都成为了好朋友。对我来讲,经历的东西太多,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更重要一些。
《紫荆》: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什么样的感受?能具体描述一下吗?
骆权峰:在清华培训中心学习是一个入口,我通过这里学识积累。自2005年到2008年,我做了一个事业的重要决定,在企业的最高潮缩减股份退居二线,这对自己和企业都是一个节点性的转折,至今我都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一方面,我选择在企业高潮退出,是预见了之后的低潮;另一方面,先前花费了大量时间沉浸在事业的奋斗当中,我想是时候给自己“放放假”了。所以,在2009年开始,我花了三年时间经营深圳清华紫荆学会,从而认识了紫荆学会第一任会长李杰,也是因为他搭建了我和冯院长的友谊桥梁,才有之后的“二次创业”。这三年的全身心放松,也是我在清华这个平台上的又一次重要决定,这个造就了现在做事情的态度和机缘,是一次重要的收获。如果没有这一次的“投入”生活,就没有未来的“投资”事业。
《紫荆》:您现在为什么想到要做治疗老年痴呆药物的项目?
骆权峰: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在美国硅谷建立了北美中心,专门负责收集最前沿的科技信息和转化科技资源,北美中心的负责人鲁京博士认识了常年在美国麻省理工做研究的刘国松教授,拿了两瓶研发的药物给冯院长试用,说这个药物是从睡眠改进人的记忆力的。因为我多年从事医药行业的经验,起初是冯冠平院长(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前任院长)向我咨询了这种新药物的功效。我拿去美国咨询后,自己买了200瓶来做临床试验,结果出乎预料,有效率达到45%。从而进一步测试后,有效率达100%。
目前老年痴呆症在全世界范围内仍然是无药可治,而西方发达国家(美国和法国)有一半的老年医疗研究开支都用于老人痴呆症上,如果这个药物真的有效并能普及,不光是盈利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造福整个社会。每一个不幸患上老年痴呆症的人是无知觉的,但痛苦的是陪伴的家人,解决这个病,其实就是拯救一个家庭,而挽救家庭幸福,其实就是造福社会。
《紫荆》:听说您也咨询了清华大学本部的刘国松教授?能说一说其中的故事吗?
骆权峰:刘国松教授是清华大学博导、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百人”计划第一批教授,他在清华大学乃至于全世界的名望是很高的。当时我与刘国松教授第一次见面约在罗湖口岸的香格里拉酒店。一开始是刘国松教授主导谈话,十句话有九句是“我科学家怎样怎样”,后来越聊越投契,我们决定尝试投资这个项目。
刘国松教授对自己的研究项目很自信,是奔着诺贝尔奖去的,他的言行举止都是非常“科学家”的。早在2005年他在美国硅谷就创立了Magceutics公司,致力于新型抗脑衰老及老年痴呆病的新药研发,也在那一年,刘教授回国到清华大学医学院组件学习与记忆研究中心,这个老年痴呆的项目就是刘国松教授团队在清华大学本部实验室做的临床试验的,大量实验证明了服用Magtine能够增强大脑认知力和记忆力,预防和治疗老年痴呆症,降低焦虑,改善睡眠,这些研究结果对我们都是很大的鼓舞。
《紫荆》:您是怎么知道研究院“产学研资”这个体系的?
骆权峰:研究院创办和投资了180多家高科技企业,目前控股企业高达一百多家,主要对科技成果转化的项目进行投资,投资了贵州茅台、拓邦电子和达实智能等15家上市公司。当时冯院长说这么多年投了几百个企业,都没投过生物医药这个领域,于是叫我进来,负责把控生物医药这方面的投资。我从一个学生的身份参与到研究院的投资体系来,了解到研究院“产学研资”的功能体系,也是看了一个个真实案例和准确数据,我对投入现在这个老年痴呆的项目更有信心了。
《紫荆》:起初您是怎么和金融投资、科技研发这两个地方沟通联系的?有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吗?
骆权峰:一开始药物还没得到完全的验证,我们担心会有副作用,经过多次试验和沟通,这个产品在美国已经卖得很好了,我们就决定,先谨慎一些,第一步投资一点钱,全面了解产品后,再做进一步打算。
2011年3月是一个转机,Magtein产品顺利通过美国GRAS认证,同年8月正式在美国市场销售,短短8个月已销售40万瓶,这给我们拓展亚洲市场增加了信心。最终三部曲完成了落户中国市场。第一步,在等待要去临床试验结果出来前,我在与冯院长沟通后,力合基金先投了100万美金。第二步,我们谈成了东南亚的总代理,为药物在亚洲的拓展开了一扇门。第三步,我们把刘国松教授的技术和团队引进到中国,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完成这一步。而在引进第三部的过程中,很多人都争相与刘国松教授合作,但因为清华人的情谊,最终项目还是以三千万的“优惠”价格落户无锡。
《紫荆》:您怎么看待在清华研究院学习上的收获?
骆权峰:在清华培训中心10年了,我结识了7个朋友,最后都成人生的挚友。只要大家在深圳,每周至少会有一次的聚会活动,他们也是深圳清华紫荆学会的最初成员。在清华认识的人,都是说一不二的感情,相互的信任度、默契度已经是非常高的,哪怕几个月没见,随便通报一个信息,大家都会相信,都会合力去做,在现在这个社会,这种信任很不容易,这也是我能在这里促成二次创业的原因。
《紫荆》:对“二次创业”,您有什么期待?
骆权峰:希望在中国落地后,能降低老人痴呆症的治疗成本,让更多患者有能力得到治疗。另外,希望通过这个项目,引起更多人关爱老人、关心老人痴呆症。在清华那么多年,我悟出一个道理,现在做事业,只想到盈利是狭义的,所谓事业,就是要为身边的人,社会做贡献的。

后记:追求完美,追求卓越

当年,朱镕基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时提到,认为清华精神是追求完美,追求卓越!在近一小时的交流中,学员述说着他与清华的10年故事里,我感受到了同样的清华精神。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的选择,他始终收放自如,这是清华人独有的自信。我相信,他在清华实现的“二次创业”,不只是造福社会的机会,而是卓越人生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