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学研资”一体化高端教育平台
证书查询  |  证书查询(旧)   |  LEMIS系统 400-115-1005

学院动态

高级工商管理(EMBA)研修班170期即将开学

彼得德鲁克说:“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被其经营者所能达到的思维空间所限制!”学习是打开思维空间即企业成长最快速的方式!

了解更多

李友斌:逆袭其实是一步一步的小成功

来源:清华    2016-07-22

李友斌

清华金融投资理财高级研修班第五期学员

深圳恒源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电影《洛奇》中洛奇对自己的儿子说:“相信你自己,才会有自我。”生活中的李友斌和洛奇实际上就是一个人,一个默默无闻、默默打拼的小人物,靠着一股坚韧的硬气,赢得了人们的关注和事业的辉煌。从最初孤身一人浪迹深圳,贩卖车位锁到如今生产销量全国第一的制造商,再到中国水生态治理领域的领先企业,李友斌不过用了10年的时间。

       显然,很多人都喜欢看这种小人物的励志故事。但很多时候却忽视了这类人的商业路径,在中国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但多数人忘记了追问另一个问题:生长于改革开放初期的李友斌,毫无家庭背景,学历不高,技能不强,却为何能跟着中国经济一起快速成长?难道只是李友斌所说的命好?“你正好在那个时候、在那个地点、你做的事情基本是对的,就可以了。”他轻松的说,而事实绝对不那么简单。

小贩子做不了大事业

       李友斌自小就没有离开过陕西安康,技校毕业后继续着父亲的老路子进入国企打工,每个月只有178元。“这种国有企业工作比较轻松,是铁饭碗,不过你可能一辈子就待在那里了。”他还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正是顶班制度停止的时候。那个时候,国有企业效益不好,很多长期亏损的国企都很难招工,更别说让子女顶父母的班了。“而且,我吃和住就花了100块,这样下去连老婆都讨不到。”

       于是自谋出路也就成为李友斌的唯一选择。没有生意头脑,只好卖下苦力,离乡打工的念头首当其冲,李友斌身边的朋友自是反对,在他们看来,深圳举目无亲,工作漂泊当然比不上家乡这边的铁饭碗。更何况,李友斌的小学同窗因为在深圳工厂没有熟练车间操作,被切断了一根手指,反对之声更加强烈。“当时很多朋友都告诉我广东不是到处都有金子捡的,但我偏不信,勤快一点怎么可能坚持不下去。”李友斌说道。

       1999年,他毅然只身下深圳寻找工作。由于没有暂住证只能在关外的沙井打工,其实在当时,能进工厂打工,也算是有福气,因为可以学到正规的管理技术、生产技术,尤其是在外资工厂里做过PMC的员工,进其它厂后个个都是干将。

       李友斌的想法很简单,他想找一家名气大的工厂,到时候回到家乡说起来,脸上都有面子。沙井的工厂都是360天招工的企业,大门外每天都有排成长龙等候见工的人们,为了早点面试,李友斌早早地起床,从很远的地方赶到工厂门口排队等候面试。

       可是年纪小,没经验,没技术,没力气,没有一个工厂招他,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眼见口袋里的生活费快要花光,李友斌决心一搏,跟着在沙井认识的朋友贩卖起了水果。

       “每日收入与成本、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要不赚短期的钱,要不赚未来的钱。好的生意是今天能赚钱明天也赚钱,明天比今天赚更多的钱,用最少的钱赚最多的钱。”这是李友斌一开始最为朴素的商业启蒙。一年后,李友斌卖了一百多万斤水果,但他依然不足,“我始终觉得一个小学刚毕业的人都能卖水果,大家都懂你4毛钱进货然后5毛卖出去的道理,这没有技术含量,”李友斌说:“从骑自行车卖水果到摆地摊、搞批发,始终不是有前途的事业,首先没有地种水果不能垄断前段市场,后端就更加不行了,中间商根本没有话语权。”

掌握技术、增长能力的念头在李友斌的脑中一直没有变过,这两年卖水果的经历让他积累了一些人脉,在托朋友的关系下,他进了鸿基集团做保安。从一个小有成就的水果商贩子转行为保安,在前期资料准备过程中我们不止一次感到难以理解,但李友斌就是这样做了,老家里的人知道他去做保安,纷纷打电话问李友斌是不是受打击了,他总是笑着回答:“以前在关外打工嘛,现在好歹进入市内了。”

其实李友斌很清楚,水果贩子赚的都只是小钱,根本做不了大事。“我当时就想用两年时间沉淀一下自己,去上市公司学学别人怎么管理,为将来自己开公司做打算。”李友斌对《沿海企业家》说道。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样的改变李友斌也并不是没有感到落差,初到鸿基集团的时候他被分配到地下车库帮老总们看车位。这是一件辛苦活,老总们的车位被霸占了往往就是一顿批评,年轻气盛的李友斌当然无法忍受,为了看好这30多个车位,李友斌就来回地巡逻,一刻也没消停过。

       “这确实很累,我常常上中班和晚班,早班很少上,中班是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二点,晚班是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八点,晚上一夜一夜不睡,就看着车位。”李友斌说:“后来我就想全深圳那么多停车场,总不能顾一大堆像我这样的人来看车位吧”当时李友斌还不会用电脑,于是让老乡教自己打字,上百度搜索,不搜不知道,原来在当时深圳还没有用遥控控制的车位锁,而在全国也只有三家企业刚起步,这让李友斌萌生了卖车位锁的念头。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往往需要一股子疯劲儿。他的一位朋友说,李友斌向来如此。有了卖车位锁的念头后,他拉上保安队里的几个朋友就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奔走在深圳的各大停车场。“夜里值班当然最好了,可以白天把大办公楼的停车场都跑跑,遇上白天值班的,就夜里去跑,和停车场里的物业打好关系。”试过最多的一天是李友斌将深圳整个福田区的停车场都跑了一遍,往往一双鞋1个月就磨破了。

此后的一年中,李友斌一边继续着保安队的工作,一边看车位锁风起云涌。2004年初,他卖出了10台车位锁后,用2300元注册了一个公司,深圳市安赛科技有限公司由此成立。“其实注册公司都是被逼的,当时有和个大公司谈合同,基本都谈妥了,后来人家要看营业执照,我一听傻了,人家根本不跟私人做买卖。”李友斌称,当时自己一脑子去卖车位锁想得太简单了,但也是这一股简单劲才得以坚持下来。

       “有个朋友跑了一个月业务就去进修了,读物业管理,另外一个跑了三个月觉得不行,就选择了大米行业。只有我坚持下来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来这么大的勇气这么勤奋。”回忆起当初的创业伙伴,李友斌至今仍然唏嘘不已。

李友斌穿着休闲西服,深色牛仔裤。他不是名牌控,所以创业一开始也不懂得如何将自己的公司品牌推广。在跑市场的时候,一些高级办公楼根本就不认可李友斌公司代理的产品,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李友斌一把锁也没有卖出去。“说是公司,但其实公司老板是我,员工也是我,只有我一个人在跑市场,也没有办公地址,营业执照随时带在身上,我口袋里就装着当天能够吃饭的钱,十几块钱、二十块钱。很惨。”李友斌回忆,“只能硬扛。”

       2004年的后半年是一个分水岭,老乡数次邀请他到网吧碰面让他想起了互联网的优势。他开始静下心来重新定位公司的发展,市场固然重要,但推广更不能忽视。彩页广告用于各大停车场的张贴宣传,可以将车位锁这一新产品普及推广,互联网则重在宣传公司,既然当初自己可以通过互联网搜索到车位锁的知识,现在也当然要能搜索到自己的公司,况且标价只是1毛钱,成本较低。那一年,李友斌不仅知道了公司是谁,还知道互联网是什么。

       “时至今日再讨论互联网是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它像空气和水一样渗透在你的生活当中,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例如凡客,你不能把它定义成B2C的网站,它是一个服装品牌,互联网是它的销售通路。回到垂直类的网站,我们透过网络推广也是满足消费者很具体的一个一个的需求。消费者选择一个产品,往往利用网络寻找专业的资讯来了解产品的信息,我们不仅推广自己的公司和产品,更在努力推广使用车位锁这一概念。”李友斌总结道。

       现在,李友斌每年用于百度的推广费用为10万元,而在谷歌、新浪、搜狐、3721等网站上也进行了推广。并且,李友斌和全球1000多家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来共同推广公司生产的遥控车位锁,他说:“目前我们公司下的“安赛霸位”牌遥控车位锁已是中国市场使用用户最多的遥控车位锁之一,尤其是在深圳,几乎达到有私家车位的停车场都有安赛科技的遥控车位锁。”

隐形赢家

       拉长李友斌的个人成长史,如果没有当初那股拼劲儿,或许李友斌就只是国企里面的一名小员工。好在他爱学习,自己哪里不足就补哪里,公司发展遇到瓶颈了就琢磨解决之道。2008年他入读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在他看来,清华教育培训将企业经营要素分解成市场营销、组织管理等不同的模块来授课,这有益于自己对公司进行系统的思考。

       “没有人跟你谈定价,谈的都是历史、文化、文学和社会责任。”这是07-08年李友斌要进入海外市场后所面临的尴尬。“早两年我们企业的产值大概三千万,拼技术,海外的品牌早就不是对手,但别人就是不合你谈,有阵子为了追求市场占有率,就会打价格战。但这往往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必须改变。”李友斌对《沿海企业家》表示。

       事实上,车位锁企业持续地将产品推向并不算成熟的市场,也间接造成了行业间的高库存压力,“在高库存面前,我们的市场并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企业的市场议价能力被大大削弱,最终只能通过频繁地降价来加快‘去库存化’,这将反过来制约生产价格的回升空间,并进一步恶化企业经营环境。”李友斌说。

       进入清华研究院学习就是李友斌的所做的改变。“我希望在清华的学习能够提供给我一种思考问题的国际化视角,比如全球治理结构、大国崛起、国际性投资,亚洲经济的包容性增长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等话题一并引入进来,”李友斌进一步说道:“学习过程中围绕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角度,从历史的演进观察、体悟变革中的中国管理智慧也对于企业领袖在气质方面的改善与提升帮助很大。”

       “清华让我坚定了很多信念,遇到激烈竞争、大环境不好时,更不要盲目激进。”李友斌这种谨慎的态度简直深入到他骨子里去了,朋友笑他总是把书本和课堂上老师的话当真理,李友斌倒没为这样的调侃不生气,“以前读的书少,技校毕业,”他说:“我还是勤奋点多学习才好。”

       同时清华的学习让李友斌深深意识到,传统产业惨烈的红海厮杀没有出路,即使再努力,再拼搏,席卷而来的低价竞争中无法站稳脚跟。怎么办?思路决定出路,创新时代的来临,只有挖空心思寻找蓝海,不断创新才能赢得恒久。偶然的机会,李友斌接触到了生态水处理领域,经过艰辛的技术研发和实践积累,形成了核心的技术体系、大规模的水草养殖基地和成熟的工程项目经验。该项技术主要是通过生物矿物质基料和生态水生植物,进行水质净化和养护,能够让水库湖泊、楼盘水体、景观鱼池等常年保持清澈透底,晶莹剔透,营造一个水下生态的自然世界。于是,一家为国家和社会提供高级“生态产品”的水治理公司——深圳恒源浩科技有限公司诞生了。

       “美丽中国,美丽人生,恒源浩不仅仅是一份个人的事业,更是一种责任和贡献,能有幸为美丽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倍感光荣。” 李友斌充满希望地说道。 短短三年的时间里,深圳市恒源浩科技有限公司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已经成功实施了北京颐和园、惠州西湖、深圳园博园、东湖公园、万科第五园、宝安山水江南花园、麒麟山庄等经典工程项目,赢得了广泛赞誉。现在国家将生态文明建设提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进军水生态领域,让中国的水体都清澈透亮起来,是李友斌将一生付出的事业,这份事业已经超越了工作、金钱,更重要的是一份责任和使命。

       这个需要偶像的时代,但他并没有太多虚渺的光环,而是脚踏实地,诚信为本,研究创新,在一个个细分的市场领域,慢慢变成了一个隐形赢家,这正是李友斌的味道。与低调无关,正如很多来到深圳,学历不高、身份低微、愁一日三餐、看不到未来的打工者一样,凭借不向命运低头的韧劲、不怕吃苦、不怕白眼、不怕讥讽,一点点的成就着自己的梦想,开始也许只是吃饱饭、只是有地方住、只是多挣点钱、只是能讨到老婆,而正是这样一步一步的小成功,慢慢变成了小有成就的事业。李友斌,只是一个缩影,今天在清华学习深造的太多企业家,如他一样,顽强的在深圳留了下来,并成就了一份好好的事业。祝愿他们这群当年的屌丝男、卑微男,祝愿他们如今小有成就的企业家,一路向前,打拼出个美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