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学研资”一体化高端教育平台
证书查询  |  证书查询(旧)   |  LEMIS系统 400-115-1005

学院动态

高级工商管理研修班178期即将开学

彼得德鲁克说:“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被其经营者所能达到的思维空间所限制!”学习是打开思维空间即企业成长最快速的方式!

了解更多

从百事IBM惠普到苹果 管理层都拥有柔性领导力

来源:清华总裁班    2018-09-15

       苹果公司可能要迎来自己历史上的首位女性CEO,而百事即将挥别自己的第一位女性CEO。


       在不久前的苹果年度股东大会上,库克表示要传好“交接棒”。在候选人阵营中,前Burberry CEO、现任苹果零售和在线业务高级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格外引人注目,她曾用7年时间让Burberry的市值翻了3倍,库克用8倍于自己的年薪,邀请她成为了苹果历史上首位女高管。


       即将换届CEO的百事,已经在铁娘子卢英德(Indra Nooyi)12年的带领下顺利驶向下一个港口——股价累涨80%,总营收跑赢对手可口可乐,从饮料公司进一步向全球健康食品与饮品双巨头转型。


       IBM、惠普、Facebook、亚马逊……随着由女性挂帅或参与辅佐的知名企业不断增多,创下的业绩日益突出,女性领导力越来越受到世人瞩目。


      9月10日,在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与世界女性创业家协会(IWEC)联合主办的2018世界女性创业家协会会议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李秀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过去传统的金字塔型组织架构中,充满了人们对集权的崇尚,让男性领导力的“刚性”优势得到充分释放。而如今,在互联网的冲击下,组织大规模扁平化、网络化,管理者也从神坛掉到了“地上”。此时,女性领导力的沟通能力、同理心就有了用武之地。


       从商业策略到全球贸易、从创新科技到市场营销,来自全球2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位女性企业家和创业者关注着各种趋势话题。


       掌舵跨国公司的女高管们,正不约而同将投资目光投向中国市场。


       拜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朱丽仙透露了自己的经营经验。她认为,中国政府对经济的发展方向一向明确,外资企业在与中国企业开展生意往来之前,首先要对中国政府的“五年计划”做好功课,了解行业动态。同时她也提醒大家,不要只把精力集中在一线城市,其实中国很多二三线城市拥有百万级人口容量,蕴藏着大量未被开垦的商机。


       亚太商工总会女性分会主席穆克塔•贾恩(Mukta Nandini Jain)观察到,中国企业的奔跑速度日新月异,跨国公司也许没办法做到那么快,但可以利用自己在质量、安全、环境友好等方面的优势与中国企业合作。在她看来,不同于西方“今天做了生意明天就走人”的合作方式,中国企业管理者在寻找合作伙伴时更看重长期关系,他们希望认识对方、了解对方并与其建立起私人联系。


       尼日利亚第一银行主席Ibukun Awosika认同这一观点——从找合作伙伴为切入点进入中国市场,能让外资公司事半功倍。但是她也注意到,中国企业多如牛毛,水平参差不齐,价值体系大相径庭,外资公司必须准确描述自己的需求,并亲自参观企业,观察对方的价值观、文化是否与自己相容。同时,中国地域广阔,不同地区文化、消费水平也各不相同,市场极具多样性,如果用“一刀切”的方式来对待中国市场和消费者,就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当更多的外资企业女性高管在琢磨如何来中国“淘金”时,中国的本土女性企业家们也在向全球化发起进攻。杜鹃领导下的国美,已经在印度、菲律宾和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成立分支机构;董明珠掌舵的格力,也先后进入了中东、巴西等海外市场。


       大部分中国公司都选择在满足国内市场的大量需求后,再腾出精力去海外市场分一杯羹,但最近,一批反其道而行之的中国女性企业家,她们利用中国企业在某些行业的创新优势,率先在境外抢占市场。比如,Castbox Box创始人王小雨开发了一个面向女性用户的海外版“喜马拉雅”,已经在美国、韩国等国家斩获了不少用户,但是至今没有在中国境内布局。


       当然,女性创业者的逐日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吕翠峰领导的思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已经在非洲设有9家分公司,在东南亚有5家。她表示,一带一路的不少沿线国家,由于经济欠发达、居民受教育程度比较低,很难找到合适的的高端人才,她只能选择从外派员工出国,但是这项调度成本高昂,且中国员工熟悉当地文化、人文、政治也有一个过程,这对企业的运营造成很大挑战。此外,海外市场政治的不确定性、汇率的变动,也给企业的运营带来了困难。很多与前一届政府谈妥的事项,到了下一届政府手中就变卦;尼日利亚、莫桑比克、坦桑尼亚等国家的汇率近年来沉浮不定,甚至一个月内的涨跌幅度高达60%,常常让公司措手不及。


       女性领导者独有的魅力,在面对这些险境时格外有用。


       来自新加坡Bynd Artisan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曾薇薇认为,相对于男性,女性管理者更具有合作性、更乐于培养他人,更擅长于让团队团结起来,赋予员工共同的愿景。西班牙Martiderm集团CEO Montse Martí说,作为一家美容产品公司,麾下70%的员工都是女性,她们更乐意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做出努力,这无形中促进了公司内部的团结,保持了业绩的可持续性。


       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李秀娟教授表示,过去女性领导者身上的“柔性”特质,往往被认为与传统领导力相悖。但互联网时代强调管理者与员工之间的“联系”、各项工作之间的“衔接”,这些正是女性领导者最擅长的领域,此外,她们在员工关怀、企业社会责任方面也具有天生的敏锐力。


       来自波士顿咨询公司(BCG)3个月前的一项调研还显示,女性领导更容易为企业带来破坏性创新。在全球1700多家企业中,管理团队性别多样性最大的公司(每20位经理中就有8位是女性)在最近三年创造的产品和服务带来的收入,占其总创收的34%(平均水平为25%)。


       因此,大多数西方公司,尤其是全球500强企业,都会有意识地维持女性在其董事会、高管层中的比例。比如,4年前,受到股东的施压,苹果公司在董事会成员当中安排了更多女性。在《财富》美国500强榜单中,有女性董事的企业从10年前的86%,上升到2018年的97%,但在2018年《财富》中国500强中,有女性董事的企业占比仅为64%。


       实际上,BCG的数据显示,只有当女性占据管理职位的重要份额时——至少20%以上的管理人员是女性,女性领导力所带来的创新溢价才会变得明显,低于这个门槛,组织仍然是男性主导。李秀娟说:“亚洲企业习惯在这方面顺其自然,不做硬性要求”,但她强调,“女性领导力在这个时代会越来越被重视,也会越来越被推崇,企业对女性员工的付出和关怀,不是一种成本浪费,而是一种投资。”


       如果没有“上善若水”式的配合,男性管理者常常会让业务失去了灵动和韧性;如果没有男性领导力的互补,女性管理者往往会让企业缺乏冒险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李秀娟更愿意将“女性领导力”称呼为“柔性领导力”,只有“刚柔并济”,企业才能在竞争中既跑得敏捷,又走得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