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学研资”一体化高端教育平台
证书查询  |  证书查询(旧)   |  LEMIS系统 400-115-1005

学院动态

高级工商管理研修班178期即将开学

彼得德鲁克说:“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一个企业的成长被其经营者所能达到的思维空间所限制!”学习是打开思维空间即企业成长最快速的方式!

了解更多

为什么企业家大多是孤独?

来源:    2018-01-11

        哲学家康德说,我是孤独的,我是自由的,我就是自己的帝王;叔本华说,我们承受所有不幸,皆因我们无法忍受独处;精神病学家安东尼·斯托尔说,唯有在孤独中,我们才能深入内在的心灵花园,体验到那种忘形的一体感。

 
       企业家,尤其是成功的企业家,光鲜的背后总是承受着更大的孤独与寂寞,但这些孤独却让他们更加富有创造力和忍耐力,在孤独中杀出一条血路,与时代共舞。


任正非:有足够定力的孤独者,才有可能成为中国商界的孤独英雄


       任正非被称为是“沙漠里的孤独狐狸”,他几乎从来不见媒体,不参加任何评选、颁奖活动,甚至华为的品牌形象宣传活动他都一律拒绝,他的回答是:“我为什么不见媒体,因为我有自知之明。见媒体说什么?说好恐怕言过其实;说不好别人又不相信,甚至还认为虚伪,只好不见为好。因此,我才耐得住寂寞,甘于平淡。我知道自己的缺点并不比优点少,并不是所谓的刻意低调。”
 
       他坦言自己的私生活是痛苦寂寞的,“我个人与任何政府官员没有任何私交关系,没有密切的工作伙伴;与中国任何企业家我没有往来,除了联想的柳传志、万科的王石,在20年中有过两次交往外;也没有与任何媒体任何记者有交往。我个人的私人生活很痛苦,非常寂寞,找不到人一起玩。和基层员工离得更远一些,为了公司能够平衡,我得忍受这种寂寞,忍受这种孤独。”
 
       在华为内刊《华为人》上刊登了两条短信,虽署名为佚名,但华为内部人员透露这是任总的文风,其中一条名为“商人要耐得住寂寞”,原文为:
 
       “争利于时,乃商人之本性,从商之要义;而逐名于朝,却是商人之大忌,经商之歧路。熙攘之红尘无疑有既定的角色定位,从某些意味上讲,‘明星’的桂枝专属于从艺者和从政者,以及其他阶层去攀折,唯独企业家和从商者要远离,甚至越远越好,名利不可兼得,就像从政者不得驱利,商人亦不应竞名。
 
       三十年的中国商史,有太多的商界强人耐不住寂寞,在些许的成就和有缺憾的辉煌面前,被动或主动地将自己置于炫目的聚光灯下,或无色杂陈的party聚会中,去寻找飞蛾扑火的那一刹那的快感……其结果往往是名成矣又败矣,而利亦失矣,甚或身裂也。
 
       相反的是,那些有足够定力的孤独者,才有可能成为中国商界的孤独英雄,也有可能造就中国级世界级的相对长寿的商业帝国,也许在当下社会默默无迹,但他们,很可能就是浩浩长河中的那颗恒星——相对于恒尘中的流星而言。”
 
       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老师对任总的评价是:任正非几乎是中国最有静气和最有定力的一个企业家。而任正非这个孤独的国王,倔强地活在自己的声音中,任你是赞誉或是贬损,他都坚定地与世界保持一定距离,冷静地学习、思考,在孤独中探寻人生的意义。


郭广昌:你的团队是孤独的,但总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

 
       纽约时报将复星集团比作迷你版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英国金融时报将郭广昌称作“中国自己的巴菲特”。有成就,有光环,但郭广昌依然认为自己是孤独的。郭广昌曾与财经作家李德林长谈8个小时,他不断重复一句话:我很孤独。当时李德林开玩笑说,你别逗了,上百亿的规模,对于你来说很多人不是召之即来吗?后来李德林说发现自己错了,企业家的孤独跟恐惧同行。


       郭广昌说,企业家都是孤独的,“做企业到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他说:“在追求商业真理的过程中,你永远是孤独的,这个‘孤独’并不是说你不需要自己的团队,你的团队也是孤独的,总是要带着自己的船往前开。”
 
       精神病学家安东尼·斯托尔的著作《孤独》中说:当一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考时,尽管身边可能有其他人存在,但对他本人而言,思考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极其孤独的活动,与众不同的杰出人物可以在被孤独长期围困时也不会感觉自己的人生没有意义。
 
       即使孤独,郭广昌依然是企业家里的“正能量担当”,他告诉周围的人,在大家都觉得很困难的、都表现出“懦弱”的时候,“我们要勇敢一点”,“挺过去”。正是他的正能量,他的“三个相信”,让他挺过了大风大浪,在风口浪尖上孤独前行。


马云:领导者都是孤独的,我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 


       外媒称马云是“中国最孤独的创业者”,马云和阿里巴巴曾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曾经有一些淘宝卖家来到位于杭州的阿里巴巴总部门前,抗议淘宝商城提高开店保证金。“当时,我真的很孤独。”马云始终认为自己是当地创业者的拥护者,他认为更高的市场准入门槛对于打假是必要的。“没有人愿意相信马云。”他说。


 
       在彭博的访问中,马云说自己是个lonely的人,“我说我是个lonely的人,我们这些人都是。领导者都是孤独的。就像爬山,越往上走的时候,边上的人越来越少。这是一个特性。说我把心割给大家看,不是这个意思。我的英文的意思是,我在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别人不相信。难道我把心打开给大家看?剖开来看也是看不到的呀。”在接受央视《对话》主持人陈伟鸿的采访时,他对创业者的建议是要“学会承受孤独”:创业者都是靠自己的毅力走下来,你如果觉得有人送你,你基本上就不会成功了,因为在路上你要学会承受孤独,左手温暖自己的右手。
 
       孤独的马云在“静下来”及“管好自己,世界就会好的”的管理艺术中,无比清醒地带领阿里巴巴稳扎稳打成为时代的领导者。


       正的强者是拥抱孤独,独立思考,即使被人群围绕也能心无旁骛地全神贯注于自我内心的人,是长期被孤独围困依然找得到人生意义的人。他们在喧嚣的时代,与孤独共舞,在孤独中自我发现、自我实现。